首页 火币pro文章正文

越堵越强,中国芯又突破!

火币pro 2024年04月09日 17:23 59 Connor

转载自《南风窗》

SouthReviews

作者 | 荣智慧

唯物的中国芯片产业深度观察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访华,第一站广州,先吃了一顿地道粤菜。第二站北京,点名吃川菜。

耶伦此次行程可视为2023年访华的后续,希望就“有争议的问题”进行“坦率和实质性讨论”,包括中国出口、外汇问题。

芯片不是耶伦要讨论的内容。因为这一方面几乎没有讨论的余地。

2024年4月5日,广州,美国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参加中国美国商会炉边座谈会 / 图源:视觉中国

4月4日,耶伦降落广州当天,美国芯片出口管制条款长达186页的大更新刚刚生效。

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再度细化芯片、人工智能领域的出口管制措施,反映了美国“基本国策”的长期性——遏制中国技术崛起。

展开全文

但中国从不屈服,迎难而上,不断稳步提升半导体技术。据英国《金融时报》近期报道,中国即将量产5纳米芯片,蓄力突破3纳米工艺。

美国歇斯底里般的芯片“围堵”,终将使中国半导体发展“另立山头”:以下游应用刺激上游制造,实现国产替代只是时间问题。

出口管制“放宽”?

3月29日,美国工业安全局发布长达186页的更新,进一步细化2023年10月发布的芯片管制措施:美国公司向中国出口先进半导体和半导体制造设备,又受若干新限制。

新的限制条款中,最受消费者关注的,莫过于英伟达RTX4090显卡和AI笔记本电脑能否出口。

3月29日,美国商务部下属工业和安全局(BIS)发布实施额外出口管制规定,扩大对中国芯片出口的限制,包括AI笔记本电脑

“好消息”是,以上两者的出口均有放宽。

上一版出口管制条例中,“高性能芯片”由“性能密度阈值”定义。用“总体处理性能”(TPP,Total Processing Performance)代替此前传统的算力单位TOPS(Tera Operations Per Second,1TOPS代表处理器每秒钟可进行一万亿次即10的12次方次操作)。

算力大于一定阈值,或算力与性能密度同时分别达到某一阈值,都将触发出口管制。

其中,3A090条款属于直接产品原则,所有中国公司都需申请许可证;3A991条款是清单企业管制,实体清单上的数十家中国公司受此限制。

包括英伟达的H100和A100,“中国特供”H800和A800,以及消费级显卡RTX4090都受3A090的约束。而新能源汽车上的智能驾驶芯片,则受3A991的约束——实体清单外的公司可正常采购,实体清单上的公司不得购买。

英伟达H100加速卡

此次修订“放宽”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性能只要不落在4A003.c、3A090.a编码类目的管制范围,消费级产品可以直接出口。

第二,芯片“可调整峰值性能”不超过70TFLOPS(每秒浮点运算70万亿次),均不需要许可证。而且,就算性能在管制范围内,比如RTX 4090-D的FP16和FP32算力为74TFLOPS,H20的TF32算力为74TFLOPS,只要不是用在数据中心领域,用于正常商业、科研用途,按“逐案审查”原则,依然有机会拿到许可。

当然,“放宽”不是基于友好平等互惠的商业原则,而多半与英伟达、超微等大企业的游说相关。“一刀切”的出口管制,对美国企业伤害很大。去年英伟达的营收增长,有四成来自数据中心。但是,其中国市场数据中心业务的营收占比,已经跌至个位数。

“放宽”的另一面是收紧。

2024年2月,中美合资自动驾驶卡车公司“图森未来”,计划向澳大利亚运送20多套英伟达A100显卡,被美国商务部直接叫停,原因是怀疑货物将被转移至中国大陆。

去年,希捷违反相关规则,向华为出口740万块硬盘,美国工业安全局开出“史上最大罚单”3亿美元。

修订核心变化

除了“高性能芯片”相关的出口管制措施更新,据相关研报显示,其他规定的主要变化包括四个方面。

第一,管制极紫外光刻机(EUV)掩膜基板。为EUV光刻设计的掩膜基板,正式纳入相关的出口控制类别,需要遵守相应的出口许可要求。

ASML (阿斯麦) EUV光刻机

第二,更新特定地区出口政策。中国澳门在新规里被提到近70次。澳门向国家组D:5目的地的出口、再出口或国内转移,需要获得出口许可证,其中包括最终用途和最终用户审查,并采取“假定拒绝”政策。

美国出口管制体系将全球国家分为A、B、C、D、E五大组,由于每组涉及不同的分类标准,同一国家可能同处于多个大组,如比利时等部分国家同处于A和B大组,古巴、伊朗和叙利亚同处于D和E大组,而在A和D组中又根据具体标准划分为A:1至A:6、D:1至D:5等十一个小组。

D:5组覆盖了中国、伊朗、俄罗斯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

这一点进一步明确了针对某些目的地(如澳门或D:5国家组)的出口、再出口或国内转移的特定要求。

第三,增加整机产品的限制。计算机、电子组件和部分组件,若包含特定性能参数的集成电路,比如总体处理性能或性能密度超出范畴,则需要接受出口管制。

第四,增加逐案审查政策,类似于“一事一议”。对包括AI在内的高性能芯片和相关制造技术的出口,采取“逐案审查”政策,并将考虑技术级别、客户身份、合规计划和合同的规范性等多种因素。

有消息称,美国政府正在制定一份禁止接收关键工具的中国先进芯片制造工厂名单,以便美国企业更容易阻止技术流入中国,这份名单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内公布。

就在耶伦访华前夕,美国正向包括荷兰、日本、德国和韩国在内的盟友施压加码,要求它们进一步收紧对中国获得半导体技术的限制措施。但一些国家对此举反应冷淡。

“最亲的人”或最多的钱

新修订的芯片出口管制条例,主要目的是让中国更难进入美国的人工智能芯片和芯片制造工具市场。在此之前,有关先进制程的市场已经被阻断。

与美国政府步步紧逼相反,美国商界仍然将中国视为其全球商业格局的关键部分。

比如高通、美光和超微等美国半导体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访问中国,参加3月下旬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强调他们对中国市场的长期承诺。

高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克里斯蒂亚诺·阿蒙表示,在过去的30年里,该公司与中国合作伙伴建立了牢固、信任和互利的关系。同一时间,美光科技在西安的新工厂破土动工,这是其2023年6月宣布43亿元人民币(5.95亿美元)投资计划的一部分。

美光西安新厂房奠基仪式

2024年春节前,尽管屡次被美国出口禁令“伤害”,英伟达CEO黄仁勋身着花棉袄,手持红手帕,伴着歌曲《最亲的人》,在中国区年会表演“东北秧歌”——绝不是弘扬东北文化,而是要巩固“最亲的”中国市场,巩固英伟达在人工智能处理器市场的领导地位。

有智库分析师告诉南风窗,尽管美国政府发出了“政治噪音”,但美国公司依然尽最大努力扩大在中国的业务,因为“市场太大了,任何人都不能忽视”。

根据研究公司Daxue Consulting的数据,中国大陆消费了全球一半以上的半导体,将其组装成科技产品,再出口或在国内市场销售。

尽管美国对芯片产业的围追堵截花样频出,但中国半导体技术依然稳步前进。

2024年2月,《金融时报》引述两位知情人士报导,中芯国际已经在上海创建新的半导体生产线,扩大7纳米芯片制程产能,并且预计最快今年开始以5纳米制程,为华为制造新一代智能手机处理器。

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

物极必反。美国歇斯底里的花样围堵,只能刺激中国“另起山头”,最终削弱美国对芯片产业的控制。过去,中国芯片设备行业的窘境在于,即便有产品推出,也没有下游应用、改进的机会。

虽然目前中国生产先进制程芯片还离不开美国技术设备,成本较高且良率较低,但生产需求一旦建立,向上游实现国产替代也只是时间问题。

编辑 | 向由

值班编辑 | 张来

排版 | 茜雯

标签: 中国 突破

发表评论

火币交易所-火币pro-火币中国大陆官方网站 备案号:川ICP备66666666号